----上海畫壇 墨韻 印象 2014年4月28日
  早就仰慕丁一鳴的畫名了,自從在江蘇溧陽一個筆會上與他邂逅,從此對他的丹青藝術不能忘懷。
  丁一鳴,果然人若其名,畫若其名,耐得寂寞,面壁了那麼多年,如今在海上畫壇,終於修煉得道,應驗了一些早就對他極為看好的行家的話:不鳴則已,一鳴驚人。
  他創作的早已膾炙人口的潑墨大寫意人物畫,將中國水墨的墨韻可以說畫到了極致,而且在承接傳統人物畫的畫法上,不僅未悖古人之法,又於傳統之法中有新的開拓。在他的畫中,筆逐墨生,墨隨筆走,無墨不含筆,無筆不蘊墨。筆跡墨痕,均在千變萬化的積宿潑破之中渾然相融,點與線在他的筆下,由凸顯到消解,從有形到無形,已包含了無比豐富的筆墨意象和形式內涵。
  以墨馭筆、寓筆於墨是丁一鳴潑墨人物畫的鮮明特色,也是他在筆墨的探索中的最大成就。潑墨人物畫當然不是丁一鳴的創造和發現。早在北宋就由梁楷開人物畫潑墨寫意之先河。但可喜的是丁一鳴在自己創作中加上了現代元素,那就是在人物造型上的變形。現在不少畫家也在用變形手法,但他們並不理解這種藝術手法,僅是為變形而變形,畢竟變形是一種時髦的藝術手段,所以讓人們不為欣賞。丁一鳴則是由於對筆下塑造的人物有了感悟,經過了藝術思想的提升,將人物的情趣與筆墨效果結合起來,努力使人物畫增加了文人意味,從而才締造出一種丁氏的繪畫語言。淡淡的潑墨,淡淡的線條,淡淡的構圖,組合成一種淡淡的而又深遠的意境,就像春二三月,迷迷濛蒙春雨中,西湖湖面上繚繞著輕輕的柳煙,遠遠的看上去只是那麼一抹一抹的,竟又無比的清麗、淡雅,如詩非詩,如畫非畫。
  關於丁一鳴,寂寞了那麼多年,如今才有了名氣,老實說我一直有點百思不得其解,換了別人,像他這樣早該大紅大紫了。只至最近對他進行了一次專訪後,才明白這是一位寧靜致遠,淡泊為人的畫家。即使這樣超塵脫俗,即使這樣高懷自守,然其藝術奇芳還是不免為人賞識。而且,我敢斷言:丁一鳴獨樹一幟的人物畫在上海畫壇,乃至在中國畫壇,一定會在“名人堂”中占有一席。
  丁一鳴不苟言談,幾近木訥,但他卻用他的畫筆讓人讀到了深入淺出,給人啟迪的禪意,品著他的畫,你會與畫家一起在藝術大樹下參悟打坐,升華著自己的藝術人生,就像老子所說的“玄鑒”,就像莊子所說的“坐忘”。。。(朱金晨)
    (原標題:丁一鳴的潑墨大寫意)
創作者介紹

裝潢

xp85xpgld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