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月2日,長沙一處出租房內,聽說記者要給她拍照,小琪特意換上了白色的公主裙。)
  
  (10月2日,湖南省腦科醫院,宋文茂(左)和妹妹忙著照顧病床上的爸爸。)
  
  (10月2日,長沙汽車東站候車廳門口,田秀銀坐在9歲多的兒子小來旁邊。組圖/記者楊旭)
  滾動新聞記者 張樹波 謝鵬 肖芳宇 通訊員 楊貴新 報道
  國慶期間,你的心愿是什麼?你又是怎麼度過的?
  五歲的小琪(化名),父母在深圳打工,她跟隨爺爺奶奶在長沙生活,她國慶的心愿是得到一頂公主冠。16歲的宋文茂,天天在因車禍而卧床的父親身邊照看著,他的心愿是儘快為父親湊齊醫葯費。32歲的小誠,想值完班後儘快回老家,看看他的兒子,“一歲三個月了,孩子還不會說話,心裡那一個急啊。”
  在路上,在家裡,在景點,節日的意義不僅僅關乎出游,更與團聚和心愿相連。
  “別看她小,舞跳得可好了。”10月2日下午,說起五歲的小琪(化名),周圍的鄰居紛紛豎起大拇指。小琪老家在湖北,父母在深圳打工,跟隨爺爺奶奶在長沙生活。
  過節,對於小琪來說,沒有具體概念。她只知道,會有好吃的,也可以出去玩。這一次,恰巧姑姑回來,小琪嚷著要出去玩,除了要吃好吃的,還要姑姑送她一頂公主冠。
  十一期間,記者走進不同的家庭和不同的人群,看他們是如何過節的。
   小女孩 跟姑媽要禮物,一頂公主冠
  
  五歲的小琪是湖北人,爸媽在深圳打工,爺爺奶奶在長沙做環衛工,自己跟著爺爺奶奶在長沙上幼兒園。但每到周末或者放假,除了和小朋友混在一起,只能跟著爺爺奶奶打掃衛生。
  10月2日,聽說記者要給她拍照,小琪特意跑回家,換上了白色的公主裙,隨著音樂響起,小琪跳了起來。
  “她好聰明的,都是自己學的。”小琪爺爺張相地說,兒子兒媳在外打工,只能年底回家團聚。
  張相地說,平時他們上班,也沒時間多照顧孩子,如果孩子能跟著爸媽,肯定比現在好很多。這個國慶節,張相地和妻子都要上班,幸好女兒從深圳回來,小琪才有人照料。
  “我剛回來,她就喊我帶她出去玩。”姑姑張芬說,她帶著小琪到了附近的商業街,到了晚上十點鐘,小琪嚷著要吃肯德基。
  “吃完東西要我送她禮物,說要買個公主冠。”張芬說,一定兌現這個承諾。
  小男孩 跟著媽媽擦皮鞋,他想去趟動物園
  
  “多虧了好心人的幫助。”42歲的田秀銀說,丈夫去世後,她和兒子相依為命,靠擦皮鞋維持生計。多虧好心人的幫助,給了他們重新活下去的勇氣。
  2年前田秀銀的丈夫去世,母子兩人相依為命。
  10月2日上午,在汽車東站候車廳門口,田秀銀正蹲在地上給人擦鞋,一旁的輪椅,9歲多的小來(化名)坐在上面,一直盯著流動的人群,和遠處跑來跑去的孩子。
  田秀銀說,每天她早上七點多帶著孩子出來擦鞋,每天最多賺五六十元,也是母子兩人全部的收入,為了節省時間,中午她一般都是帶飯,直到下午五六點才回家。
  “我不能走遠了,孩子要就近上廁所。”田秀銀說,從去年開始她帶著孩子擦鞋,原本孩子還能走動,現在只能坐在輪椅上了。
  “我得賺錢,要不兩人都沒得吃。”田秀銀說。
  當問及小來的願望時,小來一直低著頭不說話,“他想去動物園。”田秀銀說,很久前,小來就和她提過想去動物園,“但我沒有這個能力。”
  “孩子現在很少說話了。”田秀銀很自責。
   少年 他想儘快為父親湊夠手術費
  
  10月2日中午,在湖南省腦科醫院,宋文茂和妹妹剛從同學家做完作業,回到病房後,忙著照顧病床上的爸爸。
  今年3月,張冬妹的丈夫宋德華遭遇車禍,頭部受重創,如今智力僅相當於1歲兒童。醫葯費已花去20餘萬元,除了好心人的捐款,大部分是借的,醫葯費還差一大截。
  如今她連一雙兒女的學費都湊不齊。為給父親籌手術費,16歲的兒子宋文茂一個人回湘陰老家,挨家挨戶籌錢。
  “自從爸爸出事後,我們再也沒出去過。”宋文茂說,除了陪媽媽去辦手續,他一直奔走於學校和醫院之間,白天去學校上課,晚上回到醫院,睡在臨時搭的摺疊床上。
  張冬妹說,國慶節放假,兩個孩子都要做作業,醫院的環境也不適合學習。剛好有同學邀請,兩人就去了同學家做功課,“孩子在的時候,我輕鬆不少。”
  “還需要做顱骨修複,但是手術費還差一些。”張冬妹說,最近一段時間,好心人捐了三萬餘元,解決了兒女上學的難題,她也在想辦法湊夠手術費。
  宋文茂說,除了要把學習搞好,平時他們儘量早點回醫院,幫著媽媽照顧爸爸,“有時扶他走路,有時幫著喂藥。”
  “我想儘快湊夠手術費,等爸爸好起來。”宋文茂說,等湊夠了手術費,爸爸就可以出院休養了,等爸爸好起來,一家人可以一起出去走走。
  女白領 想在家多休息
  
  “既要上班又要帶孩子,我要好好補補覺。”28歲的小雯是一個年輕媽媽,也是一個普通的上班族,面對十一長假,她沒有外出旅游,而是選擇在家補覺。
  小雯說,現在兒子只有一歲多,休完產假後,兒子由婆婆帶,但是她一直堅持母乳喂養,每天中午都要回家喂奶,“感覺每天不是喂奶就是在喂奶的路上。”
  “每天都是起床困難戶,總感覺睡不飽。”小雯很鬱悶,白天上班,回家兒子也是圍著她轉,這讓初為人母的她有些招架不住。
  小雯說,十一長假,她最想做的事,不是出去看風景,她寧願在家睡七天,“睡個好覺都很奢侈,我還是趁機好好休息下。”
  初為人父 想聽孩子叫聲爸爸
  
  與小雯不同,初為人父的小誠想的不是休息,而是想好好陪陪在老家的兒子。
  “孩子都一歲多了,陪他的日子屈指可數。”小誠說,他和妻子在長沙上班,在兒子半歲時就跟著爺爺回了老家。
  說起兒子,小誠一臉的歉意,平時工作比較忙,他只能隔幾個月抽空回一次老家,看下父母看下孩子,“有時候回去,孩子都不認我。”
  小誠說,他想趁著長假,回去陪陪孩子,“想聽他叫我一聲爸爸。”而這卻是他最擔心的,孩子已經一歲三個月了,“火星文”倒是很溜,但還是不會喊“爸爸媽媽”。
  上班族 想回老家陪陪父母
  
  “其實我想回趟老家,陪陪父母。”李明是外地人,畢業後隻身一人在長沙闖盪,由於工作的緣故,他已經有一年多沒回過家。
  李明說,去年過年他在單位加班,一個人第一次在外地過年,心裡很不是滋味,“給爸媽打電話,就差哭出來了。”
  說起這個長假怎麼過,李明回答得很乾脆,他想回趟老家,看下年邁的父母。
  “父母只有一個,我們應該好好陪陪。”李明說,和父母在一起,比外出旅游更幸福。
   醫生 深夜抱新生兒跑向醫院
  
  “國慶沒假期是小陣仗,我已經連續5年的大年三十沒在家過年了。”魏明昊談起假期,笑言自己根本沒有這個概念。
  魏明昊是120救護中心的隨車醫師。10月1日晚,魏明昊聽從安排,前往株洲石峰區一小區內救援一個孕婦。“接到電話的時候,家屬就說好像是要生(孩子)了,要我們趕緊。”當魏明昊趕到現場時,新生兒已經出生了。“我當時的第一反應就是擔心孩子有危險,那時候孩子剛出生,還沒有經過任何保護措施,臍帶也沒有剪。”
  由於現場的道路比較狹窄,救護車調頭比較困難,魏明昊擔心因此耽誤了最佳救援時間,在征求了家屬同意後,二話不說抱著孩子就往醫院跑。
  “也就一兩公里吧,我是成年人這點距離還是能吃得消,關鍵是孩子的生命比什麼都重要。”由於魏明昊的及時“出擊”,孩子得以及時來到醫院脫離了危險。
  環衛工 掃到晚上12點,累暈了
  
  昨日,記者在蘆淞市場群的街道上見到環衛工向美坤時,她正在中國城前的路上清掃垃圾。佝僂著身子,一下一下地挪動著掃把,用力將垃圾掃向簸箕里。
  今年58歲的環衛工人向美坤說:“我們從中午一直工作到晚上12點,國慶假期蘆淞市場群的垃圾太多,不加班就搞不過來”。
  國慶期間,市區內垃圾量大概是平時垃圾量的3倍,環衛工人們每天都要加4個小時班。“這兩天人流量特別大,讓我都有點吃不消,腳都有點走不動了,昨天我還累暈了”,向美坤告訴記者,她有風濕已經很多年了,腳的關節痛得很厲害。放假了,逛街的市民很多,垃圾比平時更多,特別是很多傳單廣告丟在地上,都要及時清理,每天要連續工作12個小時,保證路面乾凈。
  護鳥人 為千萬候鳥護航
  
  10月1日,邵陽市隆回縣林業局局長劉維湘來到陸吉界、佛祖印等護鳥點慰問國慶期間在山上保護候鳥的志願者。
  國慶期間為護送候鳥安全過境,該縣為候鳥建立了“志願者上山護鳥巡邏——堵死上山路;森林公安開展清繳鳥銃行動——砸爛捕鳥器;嚴厲打擊販賣鳥類犯罪行為——斬斷利益鏈”的“三重崗哨”。據統計,全縣共有1300餘人為小鳥站崗放哨。
  為防止不法分子上山捕鳥,隆回縣建立了候鳥聯席會議制度,各鄉鎮建立了鄉鎮、村、組護鳥體系,成立護鳥巡邏隊。全縣共成立了68支護鳥隊,共有1300餘人成為護鳥隊員和護鳥志願者,在候鳥遷徙季節護鳥隊和護鳥志願者進行24小時值守,全天候監測巡護,堵死了不法分子上山捕鳥的路。開展“天劍”護鳥行動。隆回縣森林公安民警進村入戶清理收繳鳥銃、捕鳥器等工具。
  據統計,該縣自8月份以來,共收繳鳥銃14支,捕鳥器具48件,全部砸爛銷毀。  (原標題:國慶節的願望清單 你完成了多少)
創作者介紹

裝潢

xp85xpgld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