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陝西省靖邊縣一女教師蔣某某實名舉報該縣60多名公務人員受賄一事引發輿論廣泛關註。記者8日從靖邊縣委獲悉,當地紀委、公安局等有關部門已就此事展開調查。蔣某稱,其前夫李某與靖邊縣政府科級幹部王某及靖邊縣人士王宏合伙經營一所KTV娛樂場所,後發生經濟糾紛。(10月9日新華網)
  一女子僅憑一份行賄賬目,一下子便抖出了靖邊縣公安局、地稅所、安監局等多家單位60餘名公務人員,大有一種“以一敵六十”之勢。然而在對此“英勇氣概”點贊之餘,也難免手心冒汗:蔣某“勝算”有幾何?
  公眾視野中並不乏實名舉報“不成功便成仁”的事例,安徽省勞模任某、沈陽女子郭某等都曾因實名舉報不成被拘。在旁觀者看來,這些“好心反腐卻不得好報”的事實決定了,舉報人一旦邁出了第一步,便會在“成仁”的邊沿徘徊。
  拋開“周邊環境”不說,就在此事中,蔣某遇到的“棘手”之處也不少。舉報材料稱收禮最多的是靖邊縣公安局西郊派出所及治安大隊,而參與調查的,恰就有公安局本身,這恐怕多少有些“自家人調查自家人”之嫌,如何做到客觀公正?這還只是公安系統的涉事人員,在六十餘人里,誰又能保證其他人沒能力“擺平”此事?蔣某“在2個月前向紀委和公安局遞交了舉報材料,但一直未得到答覆”,便似乎證實了某種猜測。
  更大的“挫折”是王宏的否認。7日有媒體報道,王宏是KTV經營權的“掌控者”,蔣某用來舉報的行賄賬目,便出自王某之前公開的KTV賬務,而王某如今面對記者時卻斷然否認行賄。“送的人”都不承認了,“收的人”咋會認賬?
  因此,無論是紀委與公安局調查也好,還是媒體持續關註也罷,事態很難向利於蔣某的方向發展。如果調查部門聽信了王宏之詞,被舉報的60餘人在趨利避害的本性下又“口徑”統一的話,很容易將此事定性為KTV內部糾紛,蔣某隻有吞下誣陷他人的苦果。另外一種稍大的可能便是,60餘人數量之大,很難個個都被蔣某命中“靶心”,更不用說肯定有人“生存能力”更強,但只要有一人沒受賄,有關部門就可奉上舉報失實的帽子,吃不了兜著走的還是少不了蔣某。
  鑒於KTV的某些性質,公安、安監等部門是常常會與其“打交道”,因此經營者行賄的說法在民間並非空穴來風,想必這也是公眾選擇相信蔣某的緣由。在此語境下,公眾更願意看到這60餘人被“一鍋端”,理想可謂“豐滿”;但若考慮到某些“棘手”與“挫折”的話,才發現現實一直很“骨感”。
  不過不管怎樣,還是由衷期望筆者的擔心都是多餘的,希望有關部門能秉公執法,更希望看到蔣某一人“單挑”六十人成功的反腐記錄。
  文/冬月禾
  
  (辣味時評,一掃就行!歡迎各位親愛的作者關註紅辣椒評論官方微信!同時官方微信平臺將不斷推薦展示優秀作者!)  (原標題:為舉報60餘人的女教師“捏把汗”)
創作者介紹

裝潢

xp85xpgld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