掃描該二維碼可看相關視頻。
  兩位親人69年前死於美軍轟炸的小川喜久子,備嘗戰爭中家破人亡的痛苦。10年來,她每年都托人帶20個自己做的荷包送給她素不認識的南京人,為曾經遭遇過日軍大屠殺的南京祈福。這位普通的日本老人用這種獨特的方式,表達她對戰爭的反思和對和平的追求。
  新華報業全媒體報道組 於英傑 陳炳山/文
  餘萍/攝 丁峰/視頻
  親人死於轟炸,只要看到飛機都會嚇哭
  日本圓光寺住持大東仁先生從名古屋趕來大阪,接受新華報業全媒體記者採訪之後,給採訪團每人一個小荷包作為禮物。荷包圖案精美,做工考究,讓人愛不釋手。大東仁先生說,荷包是名古屋一位叫小川喜久子的老奶奶托他轉交的。當大東仁先生講出荷包背後的故事之後,記者決定一定要去名古屋見見這位素昧平生的老太太。
  第二天,記者趕到名古屋,熱情的大東仁先生法事一結束,就幫忙接來小川喜久子接受採訪。一頭白髮的小川喜久子,穿著素淡的日本傳統服裝,戴著一副老花眼鏡,見人未語先笑。那些精美的荷包,她說:“做起來一點不費事”,因為退休前從事服裝裁剪縫紉工作,平時喜歡做點荷包、手帕之類的小東西。她說,給南京人送荷包是因為她深深體會到戰爭中家破人亡的痛苦。
  1945年的夏天,小川喜久子才5歲。她大致記得當時母親帶著他們兄弟姐妹4人尋找躲避美軍飛機轟炸的地方。不幸的是,在那次美軍轟炸中,他們一家5口只活下3人。小川喜久子記得,當時自己跑不快,大姐把她放在童車裡,推著童車跑。飛機轟鳴著、怪叫著俯衝而下,炸彈從天而降,接著是震耳欲聾的爆炸聲。那次轟炸在小川喜久子的左臉上留下一道永久的傷痕,現在仍然清晰可辨。
  “當時一顆彈片崩到我的臉上,血很快就淌了下來。推著童車的姐姐突然身體前傾,趴在了童車上,也趴在我的身上。大姐從此再也沒能站起來……”小川喜久子說,她後來才知道,姐姐所受的傷是致命的,沒幾天就去世了。“姐姐去世的時候,傷口裡都生滿了蛆蟲……”講到傷心處,老太太忍不住聲音哽咽。
  小川喜久子臉上的傷後來慢慢好了,但那次轟炸給她心理造成的傷害卻在很長時間內帶給她無盡的痛苦,在以後的多年裡,只要看到有飛機飛過,只要聽到飛機的聲音,她都會嚇得直哭。
  日本老百姓是受害者,中國老百姓更是受害者
  二戰後期,美軍的轟炸使得數十萬日本平民喪生。“戰爭讓很多人失去了生命,我們活下來了,總得做點什麼有用的事。”小川喜久子說。這30年來,她一直在做志願者,為社區的殘疾人提供幫助,有時候還帶這些殘疾人出門透透氣、散散步。
  小川喜久子說,在認識大東仁先生之前,她讀過一些歷史書籍,知道日本發動了侵華戰爭和太平洋戰爭,才有了後來的對日本的轟炸,於是她有了為中國人做點什麼的想法。
  認識大東仁之後,小川喜久子瞭解到更多關於日軍在南京製造大屠殺的情況,也最終讓她與那座從未謀面的城市有了聯繫。10年前,大東仁來南京參加悼念南京大屠殺遇難者的活動,小川喜久子得知後讓他帶上20個荷包,表達她對這座遭遇過日軍暴行的城市的善意。從那以後,大東仁每次去南京,都會有小川老奶奶的荷包隨行。每月9日,大東仁都去小川家裡念經半個小時。每年11月9日,大東仁去她家念經時,小川喜久子都會早早把20個小荷包准備好。
  小川喜久子說,她經常會想,在南京大屠殺中,那麼多中國人遇難,數以十萬計的家庭就這樣家破人亡。遇難家庭的幸存者,在餘生中一直經受著失去親人的煎熬。
  發動侵略的國家的老百姓是受害者,受到侵略的國家的老百姓更是戰爭中最大的受害者。侵華日軍南京大屠殺遇難同胞紀念館館長朱成山說,日軍南京大屠殺中遇難者不下30萬人,其中絕大多數是普通民眾。今年12月13日,是首個“南京大屠殺死難者國家公祭日”,國家公祭日祭奠追悼的對象,主要是遇難的普通民眾。
  朱成山說:“南京大屠殺死難者國家公祭日,首先是公祭南京大屠殺死難同胞,但法定的公祭對象,還包括所有在日本帝國主義侵華戰爭期間被日本侵略軍殺戮的死難者。”從1874年日本進犯臺灣到甲午戰爭,再到在中國東北土地上進行的日俄戰爭,直至抗日戰爭,近代以來在日本帝國主義侵華戰爭中遇難的中國民眾,多到無法精確統計。
  以史為鑒,右翼荒謬言論必須堅決反擊
  從戰爭中活下來的人應該做點有用的事,其中特別重要的就是要捍衛和平,防止戰爭重來。小川喜久子告訴記者,名古屋是一座愛好和平的城市,但名古屋的右翼勢力很囂張,名古屋現任市長河村隆之是日本右翼的干將。小川喜久子主動聊起河村隆之,說他竟然罔顧歷史事實,胡說南京大屠殺沒有發生過,“這是因為他根本沒有去調查研究過這段歷史。”
  右翼的荒謬言論必須堅決反擊,不能聽之任之,因為一旦成為社會上有影響力的輿論,將極大影響老百姓的價值觀。小川喜久子回憶說,1945年的時候哥哥17歲,最大的願望就是去當兵,因為從小被軍國主義教育洗腦,當時他覺得為天皇打仗、為天皇戰死是無比榮耀的事。二戰結束前,日本“神風特工隊”飛行員經常駕著飛機進行自殺式攻擊。但就在那時候,小川喜久子的哥哥報名參加空軍,到東京去參加日本空軍招收飛行員的面試,但因為視力不夠好,沒能入伍。她哥哥的這些舉動,現在想來很荒唐,但在當時卻覺得很“神聖”。
  以史為鑒,小川喜久子對日本右傾主義一直保持著高度的警惕。“現在日本國會和內閣都蠢蠢欲動,要修改和平憲法第九條,這很不合適,修憲就意味著走向戰爭。”她所在的義工團隊都反對日本修改憲法第九條,反對日本擁有自己的軍隊。“這在日本不得民心,註定要失敗的。”  (原標題:她每年送20個自製荷包 給南京人表達祝福)
創作者介紹

裝潢

xp85xpgld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